如何理解“人的延伸”哲学观点

 理论政策     |      2021-07-29 21:35:55
       加拿大著名哲学家麦克卢汉提出了“人的延伸”哲学观点,开启了研究人类文明发展史的新角度。认为人类发展的历史就是通过技术手段不断延伸人的肢体和器官的过程。麦克卢汉的“人的延伸”和马克思主义“人的全面发展学说”哲学观点不谋而合,而素质教育本身就是要求回归人的本质。“人的延伸”哲学观点认为,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不假,但所有的技术发明都要回到人的延伸的角度来重新评判他的价值,只有那些创新了人和其他资源的连接方式,并且能够极大降低链接成本的技术,才是最大的生产力技术。

       哲学是揭示客观世界运行的规律,它不以人的意识而改变,而是一种客观存在。哲学观点由哲学家发现,不是发明,哲学如自然界的大山一般,岿然不动。麦克卢汉提出的三个哲学母题并影响深远:“地球村”、“媒介即讯息”和“人的延伸”。
       麦克卢汉对“地球村”的预言符合当代世界的发展趋势,“地球村”这一天才预见,实际揭示了信息时代的来临。信息时代的每个人、每个地区都成为了彼此相连的有机整体,人们在信息网络中成为地球村落的居民。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崛起,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提出“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口号,到信息高速公路崛起,知识经济到来,虚拟现实的出现,才使人们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对的!他所谓的意识延伸就是赛博空间,他所谓的地球村已然到来!“地球村”的概念越来越得到学界和普通大众的认可,到60年代读不懂的天书,看上去胡说八道的东西,等到如今,都明白如话了。
       “媒介即讯息”是传媒学领域重要的革命性观点。麦克卢汉认为媒介本身才是真正有意义的讯息。即,人类只有在拥有了某种媒介之后才有可能从事与之相适应的传播和其他社会活动。媒介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影响了我们理解和思考的习惯”。因此,对于社会来说,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讯息”不是各个时代的媒体所传播的内容,而是这个时代所使用的传播工具的性质、它所开创的可能性以及带来的社会变革。本书认为“媒介即讯息”,是媒介消失的过程。比如说物联网时代,每一个物体都通过路由器连接在一起,某一件事情的发生, 完全可以通过物体本身通过互联网传播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媒体也就丧失了其存在的意义。
        “人的延伸”概念的提出,资深媒体人罗振宇在其《逻辑思维》栏目中,曾经提到美国著名经济学家马克·莱文森的《集装箱改变世界》一书。认为集装箱和蒸汽机的发明在技术水准上并没有什么亮丽的表现,但是他完成了一次人的延伸。那些古老的植物在地层中变化出来的化石(也就是煤炭),通过蒸汽机这个连接点,把过去死亡的物种和活着的人连接在一块,让人的力量突然发生了爆发,人被极大的延伸了。互联网之所以给人类文明带来巨大的变革,因为它再一次延伸了人,产生了全新的链接。类似的例子还有电视机是人们眼睛的延伸,洗衣机是手的延伸和替代,耳朵的延伸就是随身听、录音机和音响,所有的人类的发明,都要回到“人的延伸”这个概念来重新评判它的价值。有兴趣的读者可以通过网络观看《逻辑思维》第84期“改变世界的箱子”进行了解,下面我们以交通工具的演变举例说明人的延伸概念。


       人类在延伸自己的双腿上也是不遗余力。17世纪前,人类要到达想去的地方,基本上只能靠两条双腿。1790年,法国的一个叫西夫拉克的好同志,因为下雨看到马车的行驶萌发了自行车的构想,以至于到现在还有很多人在研究为什么自行车只有两个支撑点但骑起来不倒的原因。1814年,英国的史蒂文森“更懒”,利用蒸汽机的动力发明了火车,真正解放了人类的两条双腿。1886年1月29日,德国的本茨实在忍受不了火车“乌龟”式的速度,把一台改进过的汽油内燃机装在一个有三个轮子的车架上,发明了世界上第一辆用汽油做燃料的真正的汽车。至此人类延伸自己的双腿,已经开始追求跑得更远更快了。1903年,美国的莱特兄弟“聪明的智商”开始离地了,梦想人类能够像鸟儿一样飞翔,兄弟两个发明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架飞机——“飞行者一号”。这俩人直接让美国人民“开了挂”,1969年7月20日,美国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和巴兹·奥尔德林乘“阿波罗”11号飞船首次登月,并说出了此后在无数场合常被引用的名言:“这是个人迈出的一小步,但却是人类迈出的一大步。”由此可见,整个人类交通工具的发展历史,就是人类不断延伸自己双腿的过程。
        汽车、飞机是人类腿的延伸。人类利用科技突破通行的束缚推动了交通运输的发展,从突破地域的限制到时间限制,宇航器可以让人类登上月球,突破空间的限制,使人类的脚步走得更远、更快。电报、电话是耳朵的延伸;电视、VR技术是眼睛的延伸……人类对于未知世界的渴望,成千上万的技术发明和革新无非全都围绕人的肢体和器官展开,未来我们更应该让儿童从小奠定延伸的基础,从而创造更多的科技文明,推动人类社会不断向前发展!
 


      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1911年-1980年),20世纪原创媒介理论家、哲学家。麦克卢汉1933年在加拿大曼尼托巴(Manitoba)大学拿到了文学学士学位;1934年在同一所大学获得硕士学位;此后不久到剑桥大学留学,继续文学方面的研究;1942年获得剑桥博士学位。
      麦克卢汉1911年出生于加拿大艾伯塔省埃德蒙顿市,早年在曼托巴大学求学,后来到英国剑桥大学攻读英语文学博士学位,并在美国多所大学执教。1951年麦克卢汉第一本专著《机器新娘》出版,直到他的二本著作出版:《谷登堡星汉璀灿》(1962)、《理解媒介》(1964),麦氏从不名一文一时间令人叹为观止,在人文学科领域引起强烈震撼。《旧金山记事报》称为“最为灸手可热的学术财富”,1965年秋天,《纽约先驱论坛报》不得不宣告该书的作者是“继牛顿、达尔文、弗洛依德、爱因斯坦和巴甫洛夫之后的最重要的思想家……”。并不只是学术界和轻信盲从的大学生对麦克卢汉趋之若鹜,不少大企业的领袖人物乐于聆听麦氏的宣谕。通用汽车的高层不惜重金,请他说汽车已经成为明日黄花;贝尔电话公司的老总们乐于在他面前承认实在没有弄懂电话的功能,只有洗耳恭听,聆听高人指点;房地产设计公司居然也情愿一掷金钱,目的却是想听麦氏对其企业出路的质疑;还有企业预付5000美元,请他在电视上对自己的产品说三道四……;如此兴师动众,搞得当时加拿大候任总理特鲁多慌不择路,每月请麦氏吃喝一顿,讨教如何改善自己的电视形象。